黑社会与日本政治有什么联系?_日本政治

黑社会与日本政治有什么联系?


在日本又称为暴力团。关于日本黑社会的起源,一种说法是源自17世纪的雇佣另一种说法是一帮专门恐吓市民的流浪武士聚集到一起,黑社会,暴力团拥有很大的势力和能量,可以在日本恣肆横行。后来逐渐异变成现在的日本黑社会;有两种说法:军,起初暴力团是保护村民不受土匪袭扰的一支有雇佣性质的团体,慢慢发展成现在的日本黑社会。现代意义上的日本黑社会是在二战结束后出现的。日本从不反思二战罪行,并且纵容右翼势力和黑社会污染政坛。在日本,右翼分子与黑社会之间从来就没有一种明确的界限,所以右翼分子的背后不乏黑社会组织的身影。日本黑社会除了垄断本国赌博业和色情业,还从事毒品交易和敲诈勒索等行当。他们通过组把黑钱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黑社会开始实行“战略转移”政策,建公司,投资房地产、建设国家大型项目、从事运输业和建筑业,甚至将触角伸至金融领域--从事放贷业务,漂白。说白了, 日本黑社会组织就是一个”用枪武装起来的高盛集团”,其雄厚的财力不可小觑。通过买卖贴现证券等合法手段进行洗钱,那么,日本黑社会是怎么影响日本政治的呢?是政治献金在日本, 多数政客需要巨额的政治资金才能立足于本国政坛。要想成为本党中的大佬,必须拥有很多有雄厚财力的政治盟友。于是,政客为了成为政党大佬,自然而然地就会接受黑社会的政治献金。二战结束后, 日本国内逐渐形成由政界、财界和官僚三方组成的”利益铁三角同盟”关系。而在财界中,黑社会组织最为财大气粗。于是,黑社会头目自然就成了一些政客的所谓“座上宾”,这些政客也自然而然地成为黑社会的“贵宾”。日本媒体曾多次曝光多届内阁头号人物与黑社会之间”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情景。月泉二是左右一些选举结果除了政治献金外,每当选举时,黑社会还帮助政客筹措竞选经费、担任安全警卫、曾有黑社会组织的一名头目向媒体爆料,与选民互动拉选票等。这些选票就非常关键。大选时其具备让1万~2万张选票上下浮动的能力。当候选人的票数正卡在当选和落选之间时,所以在日本政客的生活中,黑社会起到了不少作用,或者说有时候还左右着这些政客的命运。正如黑社会成员所说的一句话:“如果没有我们,事情会很难搞定。”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而日本政坛的世袭现象也是黑社会继续存在下去,并且不断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日本政客的子承父业,还意味着他已经继承了父辈与黑社会的各种人脉和金钱关系。也就是说,这一关系继续供养着后辈政客在政坛的厮混或发迹。

日本政治

日本国会议员享有的权利有哪些?_日本政治

日本国会议员享有的权利有哪些?


在日本,如果通过大选当选为国会议员的话,就能享有不少与平民百姓不同的权利。综合来说,国会议员享有的权利主要有以下六种:(1) 日本国会议员享有在国会开会期间不被逮捕的权利。因为国会议员是为全体日本国民服务的,所以日本法律规定,在国会开会期间,国会议员享有不被逮捕的权利日本国会议员在国会参众两院中的各种活动,不得在院外追究其责任。(2)在两院之外享有不得追究其责任的权利。国会议员在国会参众两院内发表的各种演讲,进行的各项讨论和所举行的表决等,每一位国会议员的年度工资不得低于本年度日本国家高级公务员的年收入。日本国会议员拿的基本上都是高级别公务(3)员的工资。(4)日本国会议员享受丰厚的工资。不担任任何官职的国会议员平均年收入约为2300万日元(约合23万美元)。日本国会议员享有秘书补贴。国家承担国会议员雇佣三名秘书(含一名政策秘书)的所有费用。如果国会议员还需要雇佣更多秘书才能正常开展工作多出的费用由国会议员本人或其所属党派来负担。(5)(6)的话,日本国会议员享有住房补贴。国家向国会议员提供住房补贴或向国会议员提供廉租宿舍。日本国会议员还享有交通、通信等补贴。日本国会议员享有免费乘坐火车、汽车等交通工具的权利。

日本的司法制度是怎样变迁的?

日本司法制度变迁的过程按时间可分为二战前和二战后。(1)二战前日本近代司法制度体系的基本架构是按照1890年的《裁判所构成法》所制定的。裁判所(即日本法院)由大审院、在裁判所下还设这种司法制度体系的主要架构和德国司法制度体系的架构非常相似。控诉院、地方法院构成。立了检察机关,法官和检察官均作为司法官来加以培养, 由司法大臣掌握司法行政的监督权。执法人员的培养采用的是将法官、检察官与律师分别加以培养的制度体系。(2)二战后战后日本的司法制度体系是随《日本国宪法》的颁布,逐步设计、形成和完善起来的。这时的日本司法制度体系,对原有的司法体系进行了重大的改革,开始仿效美国的司法制度体系。法院在赋予了日本法院更多审查权的同时,将司法权完全归属于日本各级法院,并且取消了二战前一直存在的诸如行政法院之类的特别除了最高法院、地方高级法院、地方法院之外,还新设了家庭法院、简易法院等。二战后日本的司法行政权归属于日本各级法院,而过去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均以当事人为主体的做法也进行了改革,改革的结果是日本各级法院主要采纳了以当事人为主体的诉讼程序, 同时加强了证据的搜集和举证制度。在执法人员的培养上采用了将法官、检察官和律师一并纳入统一的司法考试以及司法进修的制度体系之中,废除了二战前一直采用的法官、检察官与律师分别培养的制度体系

日本政治

日本的内阁总理大臣是公开竞选的吗?_日本政治

日本的内阁总理大臣是公开竞选的吗?


《日本国宪法》内阁总理大臣经议会提名后,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一职设立于1885年。战后的日本国会议会是日正式规定,最后由日本天皇任命,日本实行以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分立为基础的议会内阁制度,本最高权力机关和唯一的立法机关。最终才能行使内阁总理大臣的各种职能。在日本任何一个地方连续居住满3个月以上、年龄超过20岁以上的日本国民虽然可直接选举国会议员,但对内阁总理大臣的选举产生则无权参与。内阁总理大臣的职务由何人担任,完全取决于国会议会中各种政党势力、以及政党内派系势力之间的争斗结果。各政党之间的分化与组合,本政党内派系势力的风起云涌,都会影响到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产生以及最终的去留。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以及全体内阁成员,一般都是从国会议会议员中产生,并在任职后依然保留其在议会中的议席。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一般是国会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领袖担任。自二战结束以后,日本政治最高权力基本上由代表日本资产阶级垄断势力利益的自由民主党掌握。自从2012年日本国会议会选举结束后,自由民主党的政治地位更加稳固。作为国内最大的政党, 自由民主党的总裁基本上顺理成章地会成为日本的内阁总理大臣。所以,一直以来不管是日本舆论也好还是各国舆论也罢,在自由民主党长期把持日本最高政权的政治体制内, 自由民主党总裁的选举,几乎可以说就是日本内阁总理大臣选举的另一种表现罢了。总的来说,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并不是由日本全国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首先由各自所属的政党提名后,日本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议员经过投票选举而产生般来说,日本国会中议员超过一定比例的政党领袖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或者某一个政党在日本国会中议员人数还不到一定比例,但比例最高的政党联合其他政党组成多数党,联合组阁政府,并由国会议会中议员所占比例最高的政党领袖担任内阁总理大臣一职。根据日本宪法规定, 当日本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全体会议在内阁总理大臣指名选举中出现不同结果时, 由日本国会议会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议员组成的两院协商议会继续进行协商。如果经过多次两院协议会协商后仍不能取得一致意见, 则将众议院的选举结果作为日本国会的最终表决结果,任命新一届日本政府内阁总理大臣。《日本国宪法》人成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明确规定,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人选由日本国会提名后,最终由日本天皇任命而产生。《日本国宪法》第66条第2项特别规定,不允许日本军根据《日本国宪法》以及其他各项法令规定,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权力和义务主要包括:组阁本届日本政府内阁,任命本届日本政府国务大臣,同时罢免不称职的国务大臣;对本届政府内不称职的国务大臣进行起诉;代表本届政府内阁对各个行政部门的工作进行指挥并监督其日常工作;代表本届政府内阁定期向日本国会汇报国内事务和外交关系;代表本届政府内阁向日本国会提出各项议案,并争取通过;掌握日本国自卫队的最高指挥、监督权; 召开和主持各种本届日本政府的内阁会议,与本届政府的国务大臣共同签署、颁布各项法律以及政令。

日本政治

日本政坛的“政二代”是怎么回事?_日本政治

日本政坛的“政二代”是怎么回事?


在日本掌握国家大权的是国会议员和内阁成员。其中,内阁成员半数以上又是国会议员,通常被称为”政治家”。日本的政治家,是以进行政治活动为专门工作的.种职业。在日本,国会议员享有很多特殊权利,包括工资及各项社会福利待遇等各种经济上的丰厚回报。因此,政治家的下一代多数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中的很多人选择当政治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通常在日本政治世家中,普遍有着系统而严格的人才培养制度。”政二代”除了要接受大学精英教育外,还要接受有关政治方面的特殊教育。”政二代”不仅要接受理论教育,而且必须到基层选区工作多年,经受政治上的种种历练,还要长期担任父辈的政治秘书等职务,在政治核心圈里充分施展其政治才能。这样,经过多年考察才有可能获得其团队的认可,最后接过父辈的政治遗产,开始正式在政坛崭露头角。”政二代”现象的大量出现,引起了日本国民的不满和社会舆论的抨击。《朝日新闻》更是发表社评抨击大量出现“政二代”现象是“世袭政治”,并发出”目前我国众议院世袭议员的比例已经超过40%,这还是一个民主国家吗”的慨叹。整个选举过程也公开透明,每当大选时,各党派都宣布禁止国会议员世袭,但是始终禁而不止。从法律上来讲,可选民偏偏选出来的就是这些“政二代”,而“政二代”只是这种政治文化的另一种表现罢了。“政二日本的选举制度很完善,并没有什么弄虚作假的空间和余地。很让人费解。日本政坛出现的这种现象,与日本的政治文化脱不了干系。因为日本的政治文化本就是世袭,代”现象的大量出现,给日本政坛乃至整个日本社会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比如:(1)堵死了平民精英的上升道路。平民精英可能需要花费一辈子心血才能获得的社会地位, 名门子弟只需靠血统就可以轻松获得。这样的结果就是最终造成社会不公平,滋长社会不满情绪。大量的世袭议员轻松占有了很多高位,而且血缘和裙带关系带来的互相提拔、互相保护现象,严重堵住了平民精英上升的道路,阻碍了社会阶层间正常的自由流动。由于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得很高的职位,所以这些世家子弟的施政能力在独立执政之前根本没机会得到充社会不认可名门子弟的施政能力和执政意志。缺少政治家应有的眼光。(2)而且这些所谓的世家子弟眼中只有选举结果,所以世家子弟无论是在言论还是具体的行为上,分的培养,只要保得住自身选区的地盘就可以。因为在政治上缺乏充分的历练,表现得都很不到位。尤其是遇到困难时,基本上是选择撂挑子不干,更没有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日本表现出坚持到底的坚强意志和勇气。甚至有的世家子弟还认为反正是轻松得来的大位,政坛的动荡,尤其是在日本首相的执政时间和执政能力上表现得最为突出。干不干、怎么干都无所谓,反正机会有的是。

日本政治

日本民主党是怎样击败自由民主党的?_日本政治

日本民主党是怎样击败自由民主党的?


日本民主党成立于1996年9月17日.日本民主党的一贯主张,1998年4月,由4个在野党组成新的日本民主党。比如日本政府应该放弃军事武力以及重归亚洲、放弃核电等,使得它获得了众多日本选民的支持。因此,民主党的议席得到了快速2009年,稳健的社会制度,日本民主党通过选举在国会中占有多数议席,对内主张建立自由、增长,并成为自由民主党的主要竞争对手。日本民主党的政治路线是推行民主、击败自由民主党成为执政党。公开的经济社会体系;构筑新自由社会。对外主张在平等互信的基础上发展日本与各国的友好关系,建设和平、自由的国际环境。并努力培养与周边亚洲国家的友好互信关系。在双边关系中以日美同盟为基础,属于温和保守型政党。日本民主党非常反对内阁总理大臣参拜靖国神社,其中主要包括政府官员、它的主要支持者是工会组织成员和一般工薪阶层;党员主要是年轻的各阶层职业人士,律师、医生、银行家和新闻工作人员等。¥¥¥NNN

日本众议院是怎样进行选举的?

二战后,日本众议院曾经先后采用过三种不同的选举制度:(1)限制性投票制度。在1946年大选中, 日本首次采用限制性投票制度进行投票,选举国会议员。(2)选区单记名非转让投票制度。从1947年到1996年期间, 日本众议院大选一直采用的是选区单记名非转让投票制度,即选民把选票投给某个候选人个人.最终得票最多的候选人当选为国会议员。日本国会参、众两院通过政治改革相关四法案。日本众议院选举一直采用混合选举制度。(3)混合选举制度。1994年1月29日,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改革,就是今后国会众议院选举采用混合选举制度。从1996年第41届日本国会众议院大选一直到今天,目前, 日本众议院实行的混合选举制度的相关规定如下:(1)重新划分选举区域。在众议院选举中,将过去的中选区制改为小选区和比例选区并列制。(2)改制国会众议院议员数量。众议院议员的定额数量从过去的511名缩小到500名,其中300名来自小选区制, 200名来自比例代表区。(3)全国选举区域划分为大、小选举区。新选举制度把全国划分为300个小选区和11个比例代表区(即大选区)。每个小选区选举一名众议院议员,比例代表区选举数量不等的复数议员。(4)改进报名方式。每个小选区的候选人经由“拥有5名以上国会议员”或“在最近一次国会选举中得票率超过2%以上”的政党或者其他政治还规定在该比例代表区内拥新制度规定,团体提名,方可参加选举。不具备上述条件的候选人, 可以以个人名义参加选举。有议员定额2%以上候选人的政党或其他政治团体可以提出候选人名单。在比例代表区,除了包括符合上述条件的政党外,(5)改变投票方式。投票方式从过去的一票制改为两票制。一票投给候选本人,一票投给选民支持的政党。(6)当选规定。在小选区,得票最多者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但必须达到有效选票总数的1/6以上;被重复推荐的候选人若在小选区和比例代表区同时胜出,优先参考小选区的选举结果;比例代表区以选区为单位提交候选人名单,并以选区为单位计算选票。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制度改革的主要目的,是在未来形成一个两党轮流执政的政治制度。而它的主要诉求则是建立一个负责任的政党体系,以适应时代的发展

日本政治

日本首相频繁更换的原因是什么?_日本政治

日本首相频繁更换的原因是什么?


日本首相在日本称为内阁总理大臣。《日本国宪法》第66条有关内阁的组成里规定:内阁按照法律规定由其首长内阁总理大臣及其他国务大臣组成:内阁总理大臣及其他国务大臣必须是文职人员;内阁行使行政权,对国会共同负责。《日本国宪法》第67条有关内阁总理大臣的任命里规定: 内阁总理大臣经国会决议在国会议员中提名,此项提名较其他一切议案优先进行。从《日本国宪法》中可以了解到, 日本首相是没有具体任期限制的。《日本国宪法》并没有对日本首相的任期做具体规定。日本首相频繁更换的原因主要有两占在日本国会议会众议院选举中失利,更换政党。如果在国会议会选举中失利的话,日本首相由国会选举中占国会议员议席多数的政党单独提名或国会议员议席占有多数的几个政党联合内阁总理大臣只能走人。(1)提名的议员担任。所以,(2)在参议院选举中失利。虽然日本宪法规定,众议院可以再次通过三分之二以上的赞成票否决参议院,但这样做会使决议的通过耗费很长时间。同时,其他在野党的步步相逼也会造成首相换人再加上日本独特的政治生态环境以及党派之间、总之,种种矛盾,由于日本从立法角度来讲,使得日本首相的更迭像走马灯一样频繁,对日本首相的任期并没有具体的规定,党内派系之间的争斗与无法弥补的连日本国民都大呼眼花缭乱°

为什么日本的政治制度会出现世袭的状况?

如果经常关注日本政坛的话,时常看到某某某是某人的儿子或女儿:某某某是某人的孙子或外孙;或者有其他的血缘关系,等等。由此可见,实行了几十年民主政治的日本,至今仍然存在政治世袭现象。那么,日本出现政治世袭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1)日本政党制度的特殊性几十年来, 日本政党名目繁多,而且基本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日本政党“大杂烩”和”分离聚合不定时”的特性,造成日本政党对政治人物的需求远远胜过政治人物对政党的需求。这种政党有求于政治人物的特殊现象,使政治家对自己现有的政治资源格外珍惜,不再进行有效的管理, 只想通过世袭,将政治资源和政治遗产传下去。(2)日本政治家牢牢掌控自身选区在日本政坛把固有选区称为政治家的”地盘”, 因此政治家和当地势力结合得十分紧密。如何保住”地盘”,让自身的优势和既得利益永远保持下去,是政治家最关心的事情。这种状况导致如果想保住“地盘”,成为一方霸主,就得让自己的亲人接好下一任接力棒。可以说,这是导致日本政坛世袭现象发生的主要原因(3)与日本人既有的思想观念有很大关系日本人的某些民族性格,导致政治世袭在日本根本无法得到有效的遏制。可以说,导致日本人很容易接受这种政治上的世袭,甚至有人产生了“专门有个人管政治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的心态。因为有了这种心态,如果上述三个问题得不到解决,流传于日本政坛几十年的世袭问题只能继续延续下去,每一轮的日本国会选举还将继续有大量的世代议员当选。

日本政治

日本的政治文化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_日本政治

日本的政治文化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


政治文化是一个国家文化体系中重要的构成要素。不一样的政治文化,深刻地影响着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其历史文化和社会文化方面的传承。日本政治文化的发展历程,经历了发展自身传统政治文化、引进中国儒家政治文化和受西方政治文化的影响三个阶段。第.个阶段, 自身传统政治文化日本自身传统政治文化主要包含以下几方面的内容:(1)耻辱感政治文化。耻辱感政治文化产生的根源是日本民族的一种自卑感的存在。因为自卑,才过分看重别人对自己的种种看法。日本人普遍很注重名誉,对名誉十分敏感。有时候,他们甚至把名誉看得比生命、正义还要重要。对于传统的日本人士来说,“恒久不变的就是名誉”。为了名誉,他们可以罔顾事实.可以不分善恶,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在这种耻辱感文化的指引下,普通日本人对忏悔感和负罪感的心理比较淡漠。日本人所怀有的所谓内疚或忏悔,往往都是因为受外界刺激而产生的,并不是发自内心的。(2)拥有集体主义精神。集体主义精神就是把集体当作一个命运共同体,集体的利益优于或者高于个人欲望的满足的一种意识形态。几乎人人都在日本,每个人都要有效合作.要参加一个甚至好几个集体。每个人都要忠于集体--每个人的身份和得到的社会承认直接与个人所参加的集体有很大关系。为这个集体增光。所以在日本,集体是社会的基础,集体的利益优于或者高于个人欲望的满足。在集体内,(3)神教文化。神道里明确指出,天皇是全体日本人的”神”。日本神道主要是以日本神话加上对皇室的崇拜为基础,它对日本民众的精神信仰和日常生活影响很深。二战期间, 日本法西斯掌握国内舆论宣传工具,使神道教从一个普通的日本民间宗教发展成为全民皆崇拜的国家宗教。神道教与武士道精神相结合,成为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理论基础和借口。神道教鼓吹日本天皇是“现人神”,鼓吹为国献身,最终导致日本国民对日本天皇的盲目崇拜,导致普通民众对战争完全失去理性的判断,为天皇而战,死而尽忠,成为当时普通日本民众的理想。二战结束后, 日本天皇发表宣言,否定了自己所谓的神地位,美国占领当局也明确宣布日本要实施政教分离。从此, 日本神道教的威望开始走下坡路,但是神道教的负面影响至今依然存在于广大的日本社会中。第二个阶段,中国儒家的政治文化古代日本对中国儒家政治文化十分尊崇,对中华文明也十分向往。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日本政治文化大量汲取了以中国政治文化为中心的文化要素.比如, 中国的儒家文化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的儒家文化和孔孟之道、中庸之道,传到古代日本后对其生产了深远的影响。日本政治文化摄取了中国儒学思想,挖掘了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并加以发扬光大。古代日本政治文化看重的是中国儒学思想讲求分析事物的“格物”思维,并逐渐将它改进为经验论性质的一种本国所独有的学术思想。第三阶段,西方政治文化日本在学习两方政治文化方面,具有很明显的功利性。日本学习中华文明,是被其先进文明所主动吸引,而学习西方文明,则是因为不得已。日本是在幕府闭关锁国的状态下开始逐渐接触西方文明的。到了幕府后期, 由于看到西方列强的侵略扩张带来的种种所谓好处, 日本才开始把目光转向西方,学习西方的政治制度。日本采用了西方的义务教育制度,通过教育提高了国民的整体素质;在经济上,鼓励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发展;在政治上,则引进了西方的一系列政治体制

日本政治

日本的军国主义是怎样形成的?_日本政治

日本的军国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日本的军国主义按时间分为古代军国主义和近代军国主义。(1)古代军国主义武士道是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精神渊源。日本武士阶层开始登上政治舞台。日本武士产生于八九世纪。镰仓幕府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个武士政权,从11世纪起,1192年建立的镰仓幕府,标志着武士集团已经掌握了日本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权。它的建立表明武士阶级已经成了当时日本的统治阶级。日本武士阶级是古代日本军国主义的鼓吹者,是古代日本军国主义政策的制定者和推行者。在日本长达676年的幕府时代中,武士阶级的思维和行为方式逐渐演变成武士道精神,谓的”武士道”精神,它对当时日本的政治和社会生活等各方面都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使日本社会蒙上了浓厚的军国主义色彩。古代日本军国主义以鼓吹所力挺所谓“征战光荣”的爱国思想和“忠勇义烈”的事迹,对日本军队进行奴化教育,让日本军人充当侵略战争的炮灰。(2)近代军国主义近代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渊源是日本封建军国主义,它对内实行集权统治,对外则实行武力扩张,力图建立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它的主要内容是以“军事立国”,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思想统治。近代日本军国主义鼓吹的内容主要有三方面:强调全体日本人只效忠天皇一个人,“士魂商才”方针;将奴性、兽性、恶性发扬光大,崇拜残忍,歌颂“玉碎”。构筑“一君万民”的体制;打破武士道传统观念,提出“忠君爱国”的明治政府确定了日本“与万国对峙”的目标,把武士道精神扩大到全体日本国民。武士道被纳入近代军国主义精神范畴,成为军国主义最重要的精神支柱,成为日本政府进行对外侵略的主要精神工具。这时候的武士道,对内作为毒化和控制日本国民思想的工具,对外则大力鼓舞日本军队踏上征服亚洲各国的侵略战争。在武士道精神的鼓橆下, 日本国民把对外侵略战争看作是“圣战”,心甘情愿地充当战争炮灰,把自己当作肉弹进行自杀性进攻。尤其是巴登巴登集团的成立和《巴登巴登密约》的正式形成,标志着日本军部独立的开始,并成为其走向日本政坛推行军国主义的新起点。思想等领域已经完成了军国主义化。这部战争机器不停地运转,20世纪初,军事、文化、日本国民经济被迫纳入战争轨道,并且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战争--经济日本在政治、军事化--更大的战争--经济更加军事化经济、最终结局是日本战败、往往使人难以分辨和把握其真伪。国民经济最终彻底崩溃。近现代日本军国主义思想体系所东拼西凑的内容和混乱的表述,但是,恰恰正是这一庞杂的精神糟粕,为日本近现代军国主义者所利用,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甚至在全世界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巨大灾难。

日本政治

日本的贵族院是什么?_日本政治

日本的贵族院是什么?


日本的贵族院是根据1889年(即明治二十二年)公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设立的两院制帝国议会中的其中一院。贵族院议员普遍由年满30周岁以上,并且不再按《大日本帝国经过天皇亲自任命的不再需要经过国家选举的皇族、华族、敕任议员组成。贵族院一般不解散,所以贵族院多数议员实行的是终身任期制,宪法》的相关规定每隔几年再改选。贵族院的权力与众议院的权力对等,唯一不同的是众议院拥有预算先议权,而贵族院没有这种权力。1947年3月31日,日本解散了日本帝国议会的众议院,贵族院制度也随之寿终正寝。1947年5月3日施行《日本国宪法》后,贵族院正式终止其存在和运行。日本贵族院曾经是构成日本帝国国会的议院之一。在现行的《日本国宪法》之下,众议院与参议院共同组成两院制的日本国会;而在已经废止的《大日本帝国宪法》下,众议院和贵族院共同组成日本的帝国议会。因此,可以说贵族院是日本政治制度历史中的一种产物,是定格在历史中的一种现象。

日本的皇室成员为什么大多是军人?

裕仁皇太子出访欧洲各国,东久迩宫亲王带领外驻武官和军事观察员前来拜谒。后来几乎都登上了巴登巴登集团的名单。日本皇室长期以来一直有培植年轻少壮派军人的传统。1921年3月,裕仁皇太子出于对本次会面的重视程度,特意举办了一次大型酒会,所有这些拜谒过日本未来天皇的人,皇室权贵的分外重视和大力支持,使昭和军阀队伍迅速发展壮大。这些人都是二战期间日本军部的核心骨干成员。1921年10月27日,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永田铁山、小姻敏四郎、冈村宁次三人,在德国莱茵河畔的巴登巴登温泉小镇秘密聚会,讨论当时日本国内外政治和军事上的各种形势。几天后,他们总结出了今后具体要实施的行动纲领,即《巴登巴登密约》。《巴登巴登密约》一共有三条内容:确立今后总体作战体制;消除日本军队内部派系之间的争斗; 要求所年轻军官联合起来,形成军部内的一股新势力--昭和军阀。巴登巴登集团从原先的4人后来发展成为11人,这11人后来都成为了日本军界的重量级人物。巴登巴登集团的成立及《巴登巴登密约》的正式形成,标志着日本军部正式成立,并成为其走向日本政坛推行军国主义的起点,也为日后一·二六事件的发生以及法西斯思想最终在日本军部和日本政坛站住脚跟埋下了伏笔。1921年11月,皇太子裕仁替代体弱多病的大正天皇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以巴登巴登集团为基础的那些“充满朝气的、为了理想奉献一切的年轻人”召集到皇宫中,聆听日本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奠基人--大川周明鼓吹法西斯思想。1922年开办的”大学寮”,实际上是为日本皇室大力培养法西斯军官的培训中心。日本那些野心勃勃的征服世界的各种军事计划,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始勾画出蓝图的

日本政治

怎样认识日本战后的对外国际关系?_日本政治

怎样认识日本战后的对外国际关系?


二战结束后,日本的外交政策主要经历了以追随外交、经济外交、多边自主外交、争做政治大国外交为重点的四个阶段:(1)追随外交的主要表现追随外交的最大特点是,紧紧追随美国实行积极的反共反华外交,与美国签订《日美安保条约》在美国的干预下,把整个日本领土变成美国军队在亚太地区的后勤保障基地。和《日美行政协定》心甘情愿地把日本领土的安全保障“托付”给美国,等。说白了,就是日本把美国当作自己的大靠山。(2)经济外交的主要表现二战结束后, 日本经济开始腾飞,财力不断增加。在经济领域,日本对欧美主要发达国家签订(或修订)了双边《通商条约》。而对于发展中国家,日本则重点实行的是以官方援助(官方援助是指发达国家政府以发展中国家为目标国,主要用于经济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为目的的,赠与水平在25%以上的赠款或贷款。这是一种二战后逐步兴起的经济外交模式,分为经济援助、政治援助、军事安全援助和道义援助)为主要手段。这不仅大大促进了日本自身的商品出口能力、资本出口能力,也借此机会逐步改善了与周边其他国家的关系,大大提升了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经济和政治地位。(3)多边自主外交的主要表现①实现日苏关系正常化。冷战时期, 日本一直是美国最忠诚的“小弟”。日本心甘情愿把国家领土变成美国军队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后勤保障基地,从而导致日苏关系常年恶化。尤其是二战遗留问题之一的北方领土问题,一直是日苏之间难以逾越的一个大障碍。美苏冷战结束后,缓解与苏联的关系,逐步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是摆在新一代日本领导人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②实现日美关系平等化。日本政府与美国政府签订的《日美安保条约》和《日美行政协定》严重损害了日本的国家主权,随着经济的腾飞带来的自信心的增强和日本国民的强二战结束后,等条约,使日本沦为了美国军队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后勤保障基地。这大大伤害了日本的国家主权和日本人民的民族自尊心。烈要求, 日本政府也准备摆脱美国的约束,与美国平起平坐。③实现日中关系破冰。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日中关系长时间处于冰冻状态。后来日中关系逐步实现正常化,尤其是田中角荣首相访华,可以说是两国关系变暖的转折点。但是由于历史原因,两国关系一直不活跃,停滞不前或倒退的事情时有发生。目前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导致了日本内心的不满和嫉妒。不过20多年经济倒退的严酷事实又让日本政府不得不正视现实,想搭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绝好机遇来振兴本国经济,所以日中关系一直处于政冷经热的局面,改善日中关系成为当务之急④执行新中东政策。日本想借助目前中东地区的复杂形势,积极通过海外派兵和经济外交,来提高日本的影响力和存在感,从而帮助日本企业积极打开海外市场,大力提升日本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4)争做政治大国的主要表现积极参与国际事务,通过现身和献声来争取日本的发言权和决策权,比如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活动,加强海外派兵等;以经济手段为敲门砖,寻求自己在全球事务中的重要作用, 比如进行大规模的经济援助和技术援助,积极开展金钱外交等; 以强有力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为后盾,力图把经济优势最终转化为政治优势(即先让当事国尝到甜头,然后逼当事国接受日本苛刻的政治条件), 以日美同盟为主要核心,依托军事力量,在地区格局和秩序中抢占有利位置,发挥主导作用

日本政治